北冰鱼

不定期浮尸,坑品奇差,对不起!
哪里都会插一脚
只会用平淡无奇的文字写无聊透顶的故事
坚定不移的冷cp拉郎爱好者。

我这可是装过道爷的高脚杯

前文点我

这一章有一点玉碧。

依旧傻叼+ooc

这样也可以的话

⬇️⬇️⬇️⬇️⬇️⬇️⬇️⬇️⬇️

诸葛青俯下身子和王也面对面,大眼瞪小眼。

“老王,你怎么变这样了?”

“我哪儿知道啊……”王也慢吞吞地说,额角的杂毛都无精打采地耷拉下来。他又不是某个爱嗑蘑菇的水管工,变大变小真奇妙。

王也把早上的事如实给诸葛青讲了一遍,那狐狸听到王也煞费心机弄醒他的那一段儿禁不住笑出了声,气得王也抬手就想搓一个土河车。

一根修长白净的手指伸过来,轻轻碰了碰mini王也的头顶,再摸索过软乎乎的脸颊,修剪圆润的指甲下的细腻皮肤带来的触感温柔。一声低低的轻笑引得王也抬起头,青发的武侯后裔两眼弯弯眉目含情,长而直的眼睫在眼下扫过淡淡的阴影,面上细细的绒毛迎着日光镀上一层柔和的金边,嘴角勾起轻佻的弧度开开合合。平时是知道这厮长得不错,如此近距离的观摩直看得人愣了神。

“老王,你这样还挺可爱。”

他刻意贴近人压低了声,说得极为认真。王也的心跳着实漏了一拍,这语气他太熟悉了。

从背后环住他向耳侧吐露爱意的时候,他这样说;半盏酒毕将他连哄带骗地扑倒在床时,他这么说;抬高他的腿不由分说地进入时,他也这样说。老王,你这样还挺可爱。

越想越觉得面上发热,王也定了定神,在心里呸了几声,白日宣淫要不得,狐狸精害人呐。

“诸葛青,你替我算算,这是怎么一回事。”

变小之后他的术法和功力也大受限制,不仅没什么攻击力,卦也算不了了,幸好身边就有另一位半仙。

诸葛青闻言点点头,便运起阵势。小道长可爱归可爱,可是不禁玩儿啊。

“叮铃铃——”手机忽然一阵响动打搅了动作,诸葛青抄起王也的手机,来电显示“张楚岚”三个字。

“是张楚岚。”诸葛青朝王也的方向翻过屏幕,王也两手捂着耳朵点点头。他们之间虽是有点交情,但各自都有繁忙的生活,不是有要事也不会互相打搅。

“喂,老王?听我说,出大事了!……你现在在家吗?”话筒里传来张楚岚急切的声音,他喘了两声,似乎还有赶路的脚步声。

诸葛青的声音从耳侧响起的时候张楚岚刚刚跨上出租车,他张张口无声地“靠”了一句,不成想这时候还要被塞一嘴狗粮。

张楚岚一边捏着手机另一手紧紧地护着口袋,口袋里的人儿细细软软的白色发丝缠绕在他的指尖,平时波澜不惊的脸上显露出一丝不安,强作镇定地盘坐在外套口袋里,不时抬头望望张楚岚。

双方简单互通了情况之后,张楚岚紧绷的神经总算有了一丝放松的机会,面上又重新浮现出嬉笑的神色,食指一屈戳了戳变小了的张灵玉鼓起的脸颊。

“安心啦小师叔,你不是一个人!咱们先去老王老青那儿,你一定能变回来的。”

张灵玉点点头,板起的严肃面容有所缓和。

既然王也也变小了,他们现在就是一条线上的蚂蚱。仿佛又回到了当初并肩作战的时候,那些过往遥远又生动,只是这一次的情况却令人忍俊不禁。

“小师叔,你就这样也挺好的,小巧玲珑随身携带式张灵玉,居家旅行必备良品。”张楚岚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指尖划过张灵玉的长发,“大不了,我照顾你一辈子。”

张灵玉不作答,只是低下头红了耳尖。

下一秒,张楚岚痛苦地“嗷”了一声抽回手,指尖焦黑冒出一缕烟。

“小师叔,你电我!”

平时是谁照顾谁,你心里没点逼数吗。


等四人会合时已是晌午,三言两语间便同意了去搓一顿边吃边商量办法。张灵玉和王也遥遥相望惺惺相惜,恨不得为这深厚的革命友谊就地拜个把子。王也被安置在铺了鹅绒的高脚杯里,被诸葛青一路举着真切体验汤姆索亚误闯巨人国的感受。

路过的风景熟悉又陌生,隔着透明玻璃的路面像一道深深的峡谷,叽汪的小狗像洪荒巨兽,灌溉花草的水管泻出激流瀑布,放大的世界灌满穿梭的喧嚣,好像一落下去就万劫不复的无力。

“怕吗,老王?”诸葛青轻轻地对他说,“你现在可真小,好像一眨眼就会弄丢了。”

“不过在很久以前,我就一直怕自己跟不上你,距离越来越远,最后把你弄丢了。”

王也仰起脸看那狐狸的眼睛,咕哝一句便撇过脸去瞅诸葛青前进的小皮鞋。

这不有你呢吗。


饭桌上主要是诸葛青和张楚岚在交流,王也和张灵玉两个难兄难弟排排坐抱着一粒白米饭啃着,时不时眼神催促自家闲情逸致的两位。此时那二厮正在激情辩论到底是变小的王也还是变小的张灵玉更可爱,双方势均力敌互不相让,不时拿出手机对着王也和张灵玉一阵乱拍,引得二位道长青筋暴起达成共识。

王也深吸一口气:“诸——葛——青——”

张灵玉搬起筷子戳戳张楚岚胸口。

待那二人挂着被热情呼唤的笑容迎上前去,同样带着微笑(狞笑?)的道长一跺脚,张灵玉挽了挽袖子。

土河车。阴五雷。

手掌一片焦黑的张楚岚看向溅了一脸泥的诸葛青。

“我觉得还是小师叔比较可爱。”

“……”


—————————————————————————————————————————————

我是老青颜粉这件事终于暴露了。

谢谢大家观看!大概下章这个故事就结束了


【凯莱/莱凯】最强助攻(四上)

卡文令我绝望……这几天努力一下恢复进度,先把之前写的放一放。凯莱凯不能糊!哭着说。
——————————————

“喂,鬼天盟有限公司。请问您是?”
“叫你们老总接电话。”
“这……”接应小姐有些为难地看了眼鬼狐天冲,后者和善地微笑示意无妨。
“喂,鄙人鬼狐天冲。请问阁下?”
“好久不见,没想到你还活着啊~”
……竟然是凯莉?鬼狐面色一变,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想他鬼狐天冲也自认巧舌如簧,但对上棘手之徒还是单刀直入为上策。
“你还是这么有精神。找我有什么事吗?”
“哎呀呀,这么不耐烦啊~哥•哥。人家想和你聊聊天都不行。”凯莉后仰着坐在沙发上,盯着客厅上的吊灯,灯上缀满水钻纯净剔透。
“要猜猜我现在在哪儿吗?”
“鬼天盟的警戒一向森严。”鬼狐边说边向部下做手势示意调动监控。
“放轻松,我不在你那个公司。这儿可顺眼多了。”
“……”鬼狐盯着投射在电脑屏幕前的监控,确实没有凯莉的身影。
“3、2、1,时间到!铛铛!谜底揭晓——”
鬼狐看着凯莉发送来的视频邀请,关闭了己方摄像头。
入眼的是天花板和吊灯。随后镜头晃动了一下继而往下,同时传来衣物摩挲的杂音,酒红色的沙发,驼色的绒毯,然后是,熟悉的红黑发丝和其下枕着的同样熟悉的粉色衣裙。
镜头再靠近一点,是莱娜安详的睡脸。
眼睫低垂眉头舒展,淡淡的黑眼圈和泪痕依稀可见,碎发被仔细地拨到耳后,均匀的呼吸和平缓的起伏,一派全然放松的模样。虽然她要强的性子不曾令她松懈过,但到底也是个会累会痛的少女罢了。
而她现在,就是这样全无防备地枕在凯莉的大腿上。
“……”鬼狐花了一分钟整理自己的思路。
“所以你是想告诉我,你绑架了我们鬼天盟的二把手?”

那一天王也失去了他的挚爱

非常傻叼
人物欧欧西
木有逻辑
cp要素不太明显
作者可能是被冻傻了

这样也可以的话!
⬇️⬇️⬇️⬇️⬇️⬇️⬇️

王也是被冷醒的。
刚醒过来人还有些迷糊,他感觉自己的腮帮子酸酸凉凉的,抬胳膊一撑伏起身子,顿感掌心一凉,分明不是温暖柔软的被褥的触感,这一吓意识也清醒了大半,瞪着还泛着水雾的眼睛左右环视。
天花板是蓝的,自己好像被关进了什么空间里,空间是环形的,拳头碰上去发出闷闷的“咚咚”声。
双层玻璃。
在这么密闭的空间趴久了腿脚有些发麻,王也摇摇晃晃地扶着玻璃站起身,不巧正踩到脚边一滩水,脚底一滑摔了个实。
谁料霉运还没结束,那圆柱形的空间哐哐倒塌,然后咕噜噜滚动起来,王也只得像仓鼠球里的仓鼠,手脚并用避免自己被撞得七零八落。
我*……王也咬牙切齿地在心底里爆了句粗口,屁股还隐隐作痛,额角又添一块青。
万幸那玻璃轻巧地坠入一片柔软,可算是不动了。王也矮下身子以防再搞出什么大动静,这一低头一看,嘿,这不是自个儿的床吗,金线儿勾莲花,那诸葛狐狸选的骚包印花被子准不会认错。
……等会,可这莲花,好像没这么大吧?
王也被自己心头冒出来的一个猜想吓得冷汗连连,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再看了看莲花,然后颤颤巍巍地把手隔着玻璃贴上莲花……
靠!这回王也没忍住骂出了声,于是整个空间里就回荡着那声微弱却铿锵有力的“靠……靠…………靠………………嗷…………………………”
接受了自己变小了这个事实后,一切仿佛都有了头绪,怪不得从刚才开始就感觉身边有一股特别熟悉特别舒服的味道,就好像,自己最爱喝的西湖龙井……
一寸寸往下看去,果不其然在不远处的玻璃上发现一块小小的茶垢,而那碧蓝碧蓝的头顶盖儿,哪里是什么天花板。
他被困在茶杯里了!
即使是对于术士,这个情况也太过超出认知,反复闭眼睁眼确认自己不是在什么内景之后,王也念叨了一句“福生无量天尊”绝望地闭上眼。
得亏昨天没拧紧茶杯,不然闷死在这儿尸体还不指多久才能被发现。
王也闭上眼哼哼,尽量往好处想。
……
对了!诸葛狐狸呢?
王也一骨碌爬起来,茶杯掉床铺上之后他行动起来安心不少,只是仓鼠爬轮这个姿势太过羞耻,不过眼下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杯口太窄爬不出去,如果使用蛮力……王也看着与自己朝夕相处亲如手足的杯子,终究还是不舍地收了手。
累得一阵气喘,总算吭哧到了床中央,王也思考了两秒,然后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王也闭着眼做了个深呼吸,再睁眼时眼里再没有一丝犹豫。他缓步走到杯盖处脚踩着控制出一个倾斜的角度,忽然脚底发力使劲儿一蹬!
咚!
哎哟!
两声几乎同时响起,王也顿时头昏眼花,不知是被撞的还是被声波震的。
好在这一下没有白费,睡得正熟的诸葛青总算幽幽转醒,他眼睛还未睁开(好像是不用睁开),一边揉着负伤的腰部一边翻身,沙哑的晨音还带着股埋怨:“这才几点,老王你干嘛……”
诸葛青还没发现他。王也坐在横倒过来的水杯中,看着眼前放大版的诸葛青咽了口口水。
……妈呀。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实际上面对这么超现实的情景还是很渗人,现在的他只有诸葛青的一根手指高,放在掌心任意揉捏的大小。
“老王?”诸葛青翻过身没看到王也,身边的枕头上已经没有另一个人的温度,仅余几根细长的头发丝。诸葛青心里嘀咕着懒散的王道长今天怎么这么勤奋,腰下忽然硌到一个硬邦邦凉飕飕的东西,一掏竟然是王也的水杯。
“平时不是很宝贝么……”诸葛青说到一半,忽然感觉这水杯里好像有什么东西。
好像是个人型物体。
有点像老王。
还在嗙嗙地敲着玻璃。
嘴里好像还念叨着什么……
果然是起太早了,没睡醒。
诸葛青打了个哈欠,一展臂给杯中王也乘了个长途缆车,粗暴地放回床头柜上,翻过身继续睡。
……诸葛青你大爷的。王也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努力尽数作废,心头泛上一曲凉凉。他虽然对诸葛青非常之恨铁不成钢,但也知道这事实则怪不得诸葛青,太玄乎了,根本不讲基本法。
就待在杯子里等诸葛青发现太不实际,王也坐下,摸了摸亲爱的茶杯玻璃,茶水亲吻着他的脚趾头,他感动得打了个喷嚏。
……冷啊,实在是冷。冻得直哆嗦的道长神情复杂地看了看颤抖的双手,下定了决心。闭上眼,心一横,轰得一声。
八卦掌。
“?!!?”被惊醒的诸葛青腾地从床上坐起身看向发声源。
小小的王也坐在床头柜上,碎玻璃在柜子和地板上炸开,一地狼藉。他抬起脸,眼神就像凉透的茶水,满是悲凉,嘴里念念有词……
诸葛青施了个听风吟,只听凄凄切切的一声——
“别了,杯啊……”

——————————————————————————————————————————————
我也不知道老王喜欢什么茶,看原作漫画有点像龙井就瞎写了……这篇文真的非常傻叼…………对不起(土下座。)
我 我想要杯中小王!

上海下雪了,实在太开心了!!
道长北方人应该见怪不怪吧,青仔作为南方代表一定很抗冻!

画得十分捉急,上色还毁得一批,就加了qq上非常浮夸的滤镜……后面是原图,建议不要看(……)
我的字好丑哦…!

这两天真的好开心!!我想在雪地上成为一匹奔跑的哈士奇!!!下雪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hgtwjmwnvsktgw



呃青仔的毛衣纹路忘画了大家当没看见吧……

趁现在人少 来发丢脸兔兔……
应该没什么预警的,不要在爸爸妈妈陪同下观看(还有就是太丑了😭)
一人之下真好看!青也好吃!我每天都扒拉大家的粮反复回味,太幸福了……
阿青好帅 下次要画好多阿青……


只在最后有一点青也倾向还是打了tag对不起……

接连神奶使我膨胀(x)
先是7月下旬开的帕安脑洞里脑补的安哥喜欢面包,还有8月头买的帕金。第二季使我圆梦!!!四舍五入帕安也同框了!好!!帕卡有戏!卡安也可以有!!咦嘻嘻 咦嘻嘻嘻……忙完这阵我就把帕安生出来 嘿嘿嘿 美滋滋

还有
人活着就是为了张博恒 小蛇老师我喜欢你啊(哭)

以前玩的一个游戏

很久以前的 没有写完 是ooc,如果能让您觉得有趣就是我最大的荣誉

主角 刘小别
1 王杰希
2 孙翔
3 卢瀚文
4 唐昊
5 袁柏清




1.当他一早醒来,发现3躺在他的身边,请问这是怎么回事?

大概,被未成年骗炮了吧🤔 …… 不,我们别哥不是这种人。 可能他给小卢辅导了一晚上数学作业。当然都是错的。

2.起床后,打开门,发现有黑眼圈的5很不安地站在他门口,请问5要对他说什么?
“卧槽卧槽刘小别你知道我昨晚梦见了什么吗” “……” “我梦见队长追着我说不治好他的大小眼下次全明星他就让我上去和张新杰jjc”

3.这时,1端来了早餐,请问1为他做了怎样的早餐?他用餐后的表情?
微草三餐,营养丰盛,滋阴壮阳。 别哥一如既往吃完了养生套餐。

4.4很坚持要为他梳头,请问4会为他梳理什么发型?如有发饰也请一并写出 

唐昊二话不说给刘小别剃了个板寸。

5.2说有人送了一件礼服来给他,请简单描述礼服,及2的神情 

孙翔满面春光地拿出一套上紫下粉的礼服。gay里gay气的闪闪发光。“这是粉丝送我的礼物!!”纯净的眼睛里闪烁着纯粹的喜悦。

6.他在庭院中散步,5上来陪他,他要如何反应 

哥俩好不是一天两天了。 刘小别看了一眼身边的袁柏清,淡淡开口:“薄情,我知道昨晚是你在我床上抠脚”

7.听说4要出门购物,他会陪同么?如果会,他要出去买什么?谁付钱? 

应该不会吧…… 不过如果有新款耳机什么的说不定就一块儿去了。 他俩肯定各买各的。

8.听说3要出门散心,他会陪同么?如果会,谁决定去处?怎样的去处? 

不会! ……可能会。 大概会吧,毕竟是连卢瀚文都得出门散心的事……而且不能放着未成年不管。 

送回蓝雨呗。

9.听说1生病了,他的反应? 

害怕。 我们队长生病了…… 先暗喜3s可以半夜玩手机,然后开始愧疚平时太熊给队长累的。 结果反而会变安分。 给队长削个梨端个养生煲什么的。

10.听说2走过大门时不注意撞了柱子,他会如何反应?

 习以为常啊(ni)

11.3和4分别提出今天要为大家准备午餐,他会投谁的票?理由?

 …… 

别哥:我自己来行吗 

一定要选的话还是卢瀚文吧。刘小别怕唐昊和煤气灶电饭煲锅碗瓢盆过不去

Jewnicorn你到底把我家真船藏哪儿去了???(改词)

哈哈哈哈哈哈船上人笑着唱了出来并流下了泪水

[三轮]: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果然是悲极而喜🌚🌚🌚孩子都有了之后无所畏惧看啥都哈哈哈哈。【舞娘的喜悲没人看见。


置书怀袖中:



RPS,请注意避雷。

-

昨天晚上 我也在船底舀水
突然想起 还没有同框
刷着微博 零星三篇新粮
可没有糖 你没有糖

你同框了 (啥?同框?)
他先离场 (这会儿不方便!)
你他妈就是假同框 (真不行!)
可是Jewnicorn 你这艘假船
你用过期糖 骗我产粮
你到底把我家真船藏哪里了!!!
你到底把我家同框收哪里了!!!

BAFTA看了 金球也看了
连同桌(的)RR 也看他亲过了
你就是忘了 你就是忘了
他还活着当年模样

(卡祖笛)
凛冽的风 冰冷的雨
一一年的红毯铺地
我已经哭天喊地
Jewnicorn你(糖)在哪里???

(Sancta maria sancta maria)
让这些触礁的shipper起航吧
同框啊同框 想要个同框
啦啦啦 啦啦啦 啦啦啦 啦啦啦 啦 啦 啦
大不了我自己再去重新啃旧粮
重新啃旧粮!
重新!啃旧粮!!——

(卡祖笛)
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我那么暴躁 倒不如爬墙
你们各自幸福吧 也不用同框

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我那么低产 倒不如爬墙
他俩很忙的

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我那么无趣 不ship也拉倒
你就放心大胆恋爱吧 不用同框了
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我那么无奈 可又能怎样
七年逢一痒
 
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我那么疯狂 RPS照样忧伤
你就放心大胆育儿吧 不用同框了
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我们很悲凉 但不想返航
......就算没有糖。


# 深夜倾情奉献的你扣之歌。


[凹凸]Omega男性都这么不矜持吗

警告↓
ooc注意!
ABO世界观,女A男O注意!
Alpha!蒙特祖玛×Omega!雷德
Alpha!凯莉×Omega!帕洛斯

“祖玛~”软糯男音撒娇似的呼唤心上人的名字,一双手虚虚地游上光滑裸露的腰际。那里同一般的曼妙女子不同,窄而有力,细腻的肌肤上覆盖着紧实的肌肉。

戴着头盔的高挑女子呵出一口无奈的鼻息,不迎合,也不挣脱。这给了雷德鼓励,他放肆地收紧了臂弯,一声声地叫着蒙特祖玛的名字,略长的发丝磨蹭在祖玛白皙的脖颈,像幼小犬类的示好。

“祖玛,我想……”雷德蹭着蹭着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到了蒙特祖玛的对面,这时一股新鲜草莓的香气忽然喷薄而出,是与夏日粘腻相反的清甜。

蒙特祖玛心下一惊,连忙挣脱雷德的怀抱,但是为时已晚,空气中弥漫着雨后初晴的刚果森林气息,与浓郁草莓的香气混作一团。

雷德是Omega?不,这不可能,人造人程序中应该没有设立性别才对……如果雷德是Omega,身为Alpha的自己应该早就发现了才对……受到信息素的影响,蒙特祖玛的思绪如拼图碎片凑不齐整,体内的Alpha本能在与理智对抗,叫嚣着去侵略去占有面前的Omega.

“祖玛,有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雷德的声音染上动情的味道,显露出活力下的深情,“人造人是有性别程序的,只是作为战争兵器而被关闭了。但是祖玛,我在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想为你开启它……”

“祖玛,我想和你结合……和你永远在一起。”


“哇…这么说,你泡到她啦?”面前的女Omega参赛者露出惊羡的表情。那可是蒙特祖玛!又辣又强的女Alpha,说老实话,谁不想成为她的Omega呢……

“虽然我很想说yes,但是……”雷德耸了耸肩膀,“至少我得到了一个爱的痕迹。”
别误会,他的脖子光洁如新。
而脸上有一个不甚明显的五指印。


看着凹凸日报放送着雷德性别公开的新闻,酒吧里气氛活跃。
“……现在的男性Omega都这么不矜持吗?”沉默了许久的蒙特祖玛发问。
和她一起的是凯莉,安莉洁,艾比,桃瑞丝,琼等。有时候女孩子们会一起讨论些事情,虽然战场上他们形同陌路。

“这个问题该由凯莉回答……”艾比抬起脑袋,她和弟弟埃米还未经历性别分化(她弟弟每天夜里都祈祷着能平安无事地分化成Beta)。

“你要知道,凹凸大赛没几个Omega……尤其是他还是个男性,并且是排名很高能力很强的男性。”凯莉吸了一口饮料,似乎是想到了某个“排名很高”、“能力很强”的骗子,皱了皱好看的眉。“不如你就标记他得了,全世界都知道他喜欢你。”

沉默了好一会儿。蒙特祖玛才开口说:“好吧。我会考虑。”


凯莉手里的通讯器突然响了。那是帕洛斯给她的,海盗团通用的通讯器(帕洛斯用“海盗团成员家属”的理由说服了卡米尔)。
一接通便是雷狮暴躁而傲慢的声音,夹杂着几句压抑不住的粗口。
“该死的,他发情了…!你再不过来我可不保证我们会对他怎么样……佩利!!!”
通讯忽然中断。
咬碎嘴里的水果硬糖,凯莉乘上星月刃向着雷狮留下的坐标绝尘而去。

“……但也有坏处,不是吗?”艾比结结巴巴地说,她被刚才凯莉一瞬间打开的Alpha开关震慑住了,忍不住缩起脖子。
一直静静坐着若有所思的安莉洁看着蒙特祖玛说:“看你自己了,祖玛。你喜欢雷德吗?”

蒙特祖玛本能地想说“不”,但是她犹豫了。她犹豫不决,最后缓缓地说:“我不知道。”


tbc
————————————————————————————————————————————————————————————
自我满足产物,也许可能会有后续……我好喜欢凯帕拉郎啊!但是好冷啊!!

又有太太画帕安了 她们是神吧